188體育|投注|官網
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要聞動態 > 陽泉發布

從人刨、機割到智采

——看陽煤一礦三代礦工采煤方式的變遷

陽泉市政府 www.yq.gov.cn 2019-06-27 09:06 來源:陽泉日報 放大 正常 縮小

  6月11日下午6點,陽煤集團一礦丈八井口,在絞車馬達的急速聲響中,接送礦工升降井的“猴車”一輛接一輛地緩緩從井下升到了地面,身穿厚厚窯衣、頭戴礦燈的礦工們走下車來,說說笑笑著去還燈、洗澡、換衣……走在最后面的是通風工區四隊黨支部書記呂誼彬,當天輪他下井跟班檢查安全生產工作。

  在井下工作了8個小時后,呂誼彬顯得有些疲憊。簡單收拾了一下,他便回到辦公室,將當班所發現的隱患問題上傳到煤礦雙重預防管理信息系統。隨后,在呂誼彬的帶領下,記者走進通風區大數據檢測監控室。只見兩面墻上各有一面巨大的電子屏幕,多畫面實時顯示井下采掘、運輸等生產環節情況;室內正中央的工作臺上,十余臺顯示器一字排開,呈現著井下各種生產數據。監控屏前,一位女職工認真盯著屏幕,不時在本子上記錄下指標和數字。她介紹說:“這套智能化煤礦安全監控系統,實現了井下生產各系統之間聯動控制功能和全數字化傳輸,能有效提升煤礦安全生產整體水平。”

  呂誼彬今年34歲,是名副其實的“礦三代”,父親、爺爺都是曾經奮戰在煤礦生產一線的老兵。2005年,在父親的“慫恿”下,他從部隊復員后來到一礦,成為一名井下通風員。十幾年來,呂誼彬見證了煤礦生產的巨大變化。“綠色礦井、智能化采煤、一鍵啟停,這些現代化的煤礦生產環境和方式,對于爺爺和父親那兩代礦工來說,是做夢也不敢想的。”呂誼彬說。

  呂誼彬的父親呂永恒已退休5年,曾是陽煤一礦井下機電工人。1976年參加工作時,上班頭三天背誦的口號,至今老人還記憶猶新——“爭學大慶抓路線,脫皮掉肉不為難,爭取拿下三四五萬(345萬噸/年)。”

  呂永恒回憶說:“我剛參加工作時,井下工作面支護使用的是鐵梁、鐵柱和木垛,工人干活用的是大八磅錘、大簸箕锨和大洋鎬。那時候,每次走進巷道,眼睛就忍不住往頂板上瞅,生怕哪塊石頭掉下來砸腦袋上。采煤工作點只有三四平方米,風鉆聲、炮聲震耳欲聾,空氣污濁,炮煙嗆得人流眼淚,咳嗽聲不斷。”

  盡管采煤技術落后,呂永恒與工友們干勁十足。采掘、機電、通風、運輸……各工種各環節密切配合,為祖國建設源源不斷產出原煤。“在艱苦的工作環境中,我們礦工形成團結一心、協作互助的精神,這輩子也忘不了。”呂永恒感慨地說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一礦從西德、波蘭引進了掩護式支架和當時先進的采煤機,安裝在井下工作面。說起第一次見到采煤機的場景,呂永恒雙目閃耀著激動的光彩:藍色支架依序排開,支架上的熒光燈一片雪亮,銀色的立柱熠熠生輝,鋼鐵巨梁將頂板牢牢托住,兩名機組司機操作著上下搖擺的采煤機頭“轟隆轟隆”地割煤,不一會兒就挺進工作面六七米,支架工手里拿著不足150克重的操作把,往支架上一塞,油亮的立柱便自動升降。第一次見到這些“洋玩意”,呂永恒和工友們大開眼界。但由于技術力量跟不上,一旦機器出現故障,礦上都得派車去省城太原請外國專家來維修。

  呂永恒告訴記者,大約上世紀90年代,陽煤集團煤機裝備制造業開始發展壯大,自主研發、生產的現代化井下生產裝備在煤炭開采中逐步挑起大梁。采煤機實現了重復記憶割煤,支架自動跟機拉架,供配液實現智能遠程控制,瓦斯濃度與采煤機速度聯動控制,工作面視頻監測,生產數據分析信息等實時回傳,地面調度室實現遠程集中監控……呂永恒說:“那時候礦上的專業科班生越來越多,設備一旦出現異常,能及時組織技術人員搶修,大大縮短了故障排查和處置時間。”

  與如今一礦眾多受過職業教育、高等教育的員工相比,作為企業第一代礦工,呂永恒的父親呂進梅是從農村直接走進礦山的。

  1954年,呂進梅走出盂縣山村,成為國家煤炭處第七建設處的一名工人。1956年一礦建礦,呂進梅跟隨七建加入到建設一礦的先鋒隊伍中。據呂永恒回憶,受生產環境和技術所限,從井下上來,父親除了眼白和牙齒是白的,臉、手以及身上的工作服都是黑的。在井下,他們頭上淋著黑水,腳下踩著臟水,采煤主要靠人力,打眼放炮、鎬刨人推,還得提防瓦斯爆炸、冒頂、透水等事故的威脅。呂永恒說:“那時候,父親最擔心受傷,井下地面高低不平,照明設施落后,一不留神就有可能磕了頭、崴了腳,一旦受傷,好幾個小時也出不了井口。”呂永恒告訴記者,從他父親那一輩起,在井下最難、最險的生產一線,黨員干部、生產骨干、高級技術工人總是自告奮勇地沖在前面。

  呂誼彬接過父親的話:“我們這一代礦工趕上了煤炭生產的黃金時代。”如今,井下綜采全部實現機械化,數字化、智能化開采水平不斷提升,采煤工藝發生革命性變化。比如在自動化綜采方面,開采新工作面割第一刀煤時便將各項數字設定好,一按電鈕,自動采煤機、無軌自移設備車就會有序地工作,正常穩定地生產,人工干預很少。“現代自動化綜采機械設備替代了人工操作,過去一班40多人干的活兒,如今只需20人,采煤工作面的人越來越少了。”呂誼彬說。

  據陽煤集團技術中心負責人介紹,過去采煤靠人工,手持大板鍬,頭戴照明燈,干活像搶險打仗。有的巷道,人進去腰都直不起來,只能佝僂著身子干活兒。現在采煤靠機器,割煤機開起來,滾滾烏金被送到了傳送帶上,人只需監測機器,掌子面寬敞明亮,防護支架堅固結實,把煤層牢牢頂住,再無冒頂之虞。過去一人拼了命一天采煤不過幾噸,現在依靠機器,效率提高了幾百倍。過去各類煤礦事故多發并發,現在基本上消除了事故隱患。過去要想了解生產情況就得下井去工作面,現在坐在辦公樓監控室的大屏幕前就能把生產現場看得一清二楚。過去的煤礦工人文化水平普遍偏低,現在的礦工中大學生不少,碩士生、博士生也有。

  一礦井下煤炭采掘方式的變化,只是陽煤集團建設現代化煤炭企業的一個縮影。真正讓廣大礦工驕傲的是,近70年來,陽煤集團由大變強,從人工到機械化,再到自動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的飛速變遷,企業正在走向高質量發展。開拓創新、凝心聚力的礦工精神,成為激勵新時代陽煤人努力工作的強大動力。

  如今,陽煤集團正在引領煤炭生產技術革命,推進煤炭的安全綠色智能化開采,推動工業互聯網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技術在煤炭生產過程中的綜合集成應用,打造數字礦山和智能礦井,圍繞同心做人、合力做事的企業核心理念,帶領廣大職工從有限的資源開采邁向無限的資源利用,從重工業邁向新興工業服務業,加快構建高質量現代產業體系,建設安全、廉潔、高效、低碳、綠色、共享新陽煤。

附件下載

相關推薦

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开奖7